热河

我将弓箭射向给我这一谜题的神。

啊!

十五:

“怕”

原梗见P2微博段子,根据个人理解套的人物,怕认不出角色按顺序占点tag,以及其中有几个没有很符合包容包容(。)

给你们520全员长条糖,爱得深沉。

伊朗杯上还有他们的名字,已经足够了

长街

*旧嘉世冒学
*随手写ooc

饺子很好吃,不过叶秋对嫂子没什么感言,吃完饭就说出去走走。

陶轩说好,便一起跟了出去。

他们在小区的公园里驻足,挂在枝桠上的彩灯已经不会亮了,在某种意义上显露出一种衰败颓然来。

“没处去了,可以来找我们。”陶轩掸了掸雪,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下,那口气亲昵得像叶修的某位长辈。

叶秋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陶轩看叶修褐色手上的针织手套,细白的手指被包裹在并不精致的布料中。

那是有一年新年他的妻做的,吴雪峰都有一双,偏偏他没有,不过她的妻给他织了件毛衣。

叶秋沉默着,没有回答他的话,隔了许久才点了点头,陶轩几乎怀疑他不是在回应自己。

叶秋见他神色不是很好看,终于是撇了撇嘴道:“我走了。”

陶轩是想问的,走哪里去,但他憋住了,总觉得这么一问出去,自己便甘拜下风了,索性不言不语,目送他离开。

冬日的雪在他们短暂的停留间,染白了他们的鬓角,陶轩早就有白头发了,但是他不屈不饶地染了个黑,旁人看起来,还是个英姿勃发的中年人。

叶秋就这么头也不回地真的走了。

却在走到长街一角时忽然停住了步子,背对着他,故作轻松地摆了摆手。

战斗型戴眼罩,不必了解真相。通讯型戴口罩,不必说出真相。

"专注时间又浪费着时间,相信时间又蔑视通过时间的自己,观察时间又任其自流,与时间较着劲又相对无言。"

佛法不二,佛不分是非,不分喜悲,佛见有缘的教他度化,见无缘的教他轮回。
后来佛见你了,佛二了,佛更不分是非了,你是便喜,你非便悲,从此你就是佛法了,佛不普度众生了,佛颓了,佛被你普度了,但是佛欢喜了。

【邦信】反手一个急刹车

少年时候的韩信,吊梢着眼尾,看人从来都是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是污脏巷子里的小无赖,无人加青眼的小兔崽子。

然而他最是诚实,从字句到身体,想要了就缠上腿来,爽了就叫,叫得好听,激得刘邦一时泄在了他身体里。

他本来已经被操得迷迷糊糊,眼尾一片艳红,待得清醒两三分,便沙哑着嗓子调笑在他颈间啃咬的人:“主公,你可太快了吧。”

刘邦冷笑着,就着他身下一拧。韩信一缩身子,一句卧槽就从唇齿里溢出来。

韩信是个小流氓,那刘邦便是个老流氓,他摆出了流氓的派头道:“小将军,还想再来一回?”

韩信一身热汗,半面发丝都黏在了额头上,看着是朦胧不清雾里看花,雾中那双眼睛却如星子一般明亮闪烁。

他光裸的手臂攀上了刘邦的脖子,抬头往刘邦的唇角落下一吻,带着少年人永远也不知食饱餍足的懒洋洋腔调:“主公,这晚上还长着呢。”